Alt
2019-05-24 4:59
1️⃣ 臺灣感染誌協會 正在對已經推出將近三年的「愛滋指定藥局政策」進行網路調查。 2️⃣ 透過蒐集使用者的經驗分享,最後結果將公布在他們建置的「臺灣愛滋資源平台」,提供未來新的使用者參考。 3️⃣...
閱讀更多
Alt
2019-05-24 2:57
❌ 有關近日網路社群及論壇內謠傳「同婚助長台灣愛滋感染加速健保破產、今年愛滋人數創新高?開啟同婚終止愛滋健保給付?」等不實議題   1️⃣ 國內無使用中裕新藥股份有限公司所生產愛滋藥物。   2️⃣...
閱讀更多
婚姻平權 愛滋感染者提醒
2019-05-22 6:03
臺灣在民國108年5月17號通過《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簡稱同婚專法)後,權促會提醒各位朋友,有些事你應該先知道: 1. 依照同婚專法第17條第1項第7款的規定,...
閱讀更多
2019-05-07 11:16
(本文由權促會代投稿《愛之關懷》期刊)   我是愛滋病毒感染者,女性,年過半百,有家人、有工作,住在臺灣尾。 去年(2017)開始,我下腹疼痛,檢查出子宮長(肌)瘤,不大,醫師開了止痛藥,叫我回家。 我知道這問題很多女性都有,靠吃止痛藥來緩解疼痛;我也知道,很多醫師會考慮女性的生育問題,非到不得已,不會選擇手術治療,一般都還是讓病人吃藥。 只不過,我已經不那麼年輕、也早就有孩子,連孫子都有了。 我詢問醫師我是否適合切除手術,W 醫師沒有同意。 我的疼痛與出血情形越來越嚴重。因為我固定回診婦產科,W 醫師對我的病情非常清楚,他給我的醫囑是,「假如還是很痛,就去掛急診打止痛針,血紅素低於 7...
閱讀更多
2019-05-04 3:03
▲感染者小B。(圖/記者楊絡懸攝) 記者楊絡懸、詹雅婷、張嘉晏/專題報導 「我不想讓媽媽知道……」來自台中市的小B(化名)發生危險性行為後,了解其隱含的風險,內心有個底,做了匿名篩檢,確定自己感染了HIV病毒。即使他早做好心理準備,情緒上仍有些衝擊;而他最先想到的是盡量不要讓父母知道,怕家人擔心難過,於是習慣「隱藏」這些醫病資訊。祕密藏了3年,媽媽終究翻找到他的藥袋——令人動容的是,媽媽沒有責怪他,還是哭著給了寶貝兒子一個很大的擁抱,溫柔地說:「為什麼全世界都知道了,我卻是最後一個才知道呢?」 「那是2011年11月某天午後,我突然決定要去做匿篩。」小B接受《ETtoday新聞雲》訪問時表示...
閱讀更多
2019-05-04 2:57
▲HIV感染者一旦「疾病出櫃」,身邊的親友若不了解確實的情況,通常都會造成人際關係上疏離的問題。(圖/pakutaso,示意圖,與本文當事人無關) 記者楊絡懸、詹雅婷、張嘉晏/專題報導 「其實,我得到了HIV……」住在台北市的小咪(化名)收到好友傳來的告白訊息,心情頓時陷入複雜的恐懼感。面對感情親密的好友染上病毒,她內心「毛毛的」,第一個想到的是趕快叫身邊的朋友、包括她男友都去做匿名篩檢,把該檢查的項目都確認清楚,就怕再有人可能一起吃個飯、生活上「常接觸」而傳染;男友聽聞後全然不以為意,兩人還為此吵架,直到她認識HIV的3大傳染途徑後,才恍然「無知的可怕」。 小咪接受《ETtoday新聞雲》...
閱讀更多
2019-05-04 2:50
▲HIV感染者不免擔心,透露自己身份後會面對社會不友善的眼光。(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記者張嘉晏、楊絡懸、詹雅婷/專題報導 「我該跟我家人講嗎?」這是許多愛滋感染者確診之後,心中會浮現的問題。即便是再親近的摯友、家人,感染者都不免擔心,在社會的汙名之下,坦承自己身分時,對方會有什麼回應。有人為了不讓親人擔心,選擇把這件事當成一輩子的秘密守住,然而也有人選擇坦白,換來的卻是一次次受傷的結果,因此讓不少感染者開始思考自己的「出櫃程度」。 表明感染者身分是必要的嗎? 去年確診為HIV陽性的小康,認識了一位聊得來的朋友,當兩人準備發生性行為時,對方很直接地詢問「你有H嗎?」...
閱讀更多
2019-05-04 2:27
▲ HIV幾十年來受到汙名化與歧視,但目前已像慢性病一樣,可控制到不具傳染力。(圖/記者張嘉晏攝) 記者張嘉晏、楊絡懸、詹雅婷/專題報導 我們每個人,和HIV(人類免疫缺乏病毒)都保有各自的距離,有的是切身般這麼近,有的卻完全沒接觸過,因為陌生感形成了恐懼,而眾多恐懼堆疊起來,就變成不友善的汙名。面對這股排山倒海的壓力,感染者無論是在就醫、工作或是隱私上都處處碰壁。根據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的數據,感染者前來諮詢「心情調適」的比例占第二大宗,面對社會的壓力,他們有說不出的痛和無奈。 然而也有許多醫療單位和機構都正為感染者而努力著,例如同志諮詢熱線就提供匿名篩檢、諮詢和陪診等服務,...
閱讀更多
2019-05-04 2:19
▲ 調查顯示,部分感染者曾遇過醫療端拒診。(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與本文新聞當事人無關) 記者詹雅婷、楊絡懸、張嘉晏/專題報導 「單純醫病關係卻要用『友善』來形容,這就是顯示實際大環境的不友善。」感染者口中的這句話,一語道盡多年來因愛滋汙名化而處於就醫弱勢的酸楚,這也讓許多團體近年喊出「友善資源」口號,從旁協助感染者。但你或妳是否曾想過,「友善」一詞從何而來? 時間拉回2013年,衛福部當時開始推廣防止用藥浪費、提倡用藥安全的雲端藥歷。只不過,對愛滋感染者來說,似乎也是從此刻開始發現,越來越常聽到被拒診的消息。「他們是台灣醫事環境沒辦法100%接受的一群病人,...
閱讀更多
2019-05-04 1:43
▲ 感染者大熊與小康說, 希望未來有天能看到社會有更多一點的友善。(圖/記者詹雅婷攝,照片經變色處理) 記者詹雅婷、楊絡懸、張嘉晏/專題報導 台灣現今愛滋資源與醫療技術大幅進步,但汙名化標籤仍未完全去除,讓多數感染者在求醫、進入職場或和親朋好友聊天時,選擇隱藏自己的「新身分」。感染者大熊(化名)坦言,社會不友善的態度相當直接,也曾被身邊朋友惡意散播消息攻擊,使得他的想法逐漸變得憤世嫉俗,拿電影角色來比喻,就好像是從X教授變成萬磁王,「期盼未來環境能有更多一點友善,讓愛滋回歸一般疾病,每個疾病都要一視同仁看待。」 走過感染HIV已18個年頭的大熊透露,起初是在當兵新訓體檢得知篩檢結果,...
閱讀更多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