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7
Alt

來去藥局走一趟---台北首間愛滋友善藥局領藥紀實
作者/酷里濕

這樣說好了,感染者會到愛滋指定醫院看診,當病毒量測不到穩定之後,醫院就會開立慢性處方籤(以下簡稱慢籤),會有三張也就是三個月的藥物,慢籤上頭會有領藥日,通常期限在10天左右,你得去指定醫院領藥,像我是在北部愛滋指定醫院較多的話,可以依據自己的考量,像是交通因素等等,選擇符合我需要的愛滋病指定醫院。

至於什麼是愛滋指定藥局,也就是疾管署核定可以領愛滋藥物的藥局,當然是有申請跟審核的步驟完成,才能成為愛滋指定藥局,藥師事先還必須先去上過相關課程、受訓,獲取學分證明後才獲准成為「愛滋友善藥局」,至於到藥局前,其實心裡面還是會想到藥局領藥會不會曝光,會不會被藥局藥師異樣眼光,或是藥師把我的身份說出來怎麼辦的種種擔憂浮現,但畢竟科技在進步,新的政策總是要有人去經歷看看,於是也就去了。

好了!接下來要說說我的領藥歷程
當我要領慢籤時候,我就可以多一種選擇,這樣說我在北榮看診,但我住在景美,工作在內湖,光每個月要領慢籤我就得舟車勞頓,去領藥物,而且要不能超過領藥期限,如果超過期限就得重新再掛號回到門診重新開領藥單。

前陣子看到新聞報導,台北有愛滋友善藥局,也就是「71恩典藥局」,讓我很想去試看看在愛滋友善藥局領藥的過程。

首先我先撥了電話至「71恩典藥局」詢問感染者領藥問題
藥師說:首先可以加「71恩典藥局」的LINE,再將你的慢籤拍照傳給至「71恩典藥局」的LINE。
#藥局會開始排程及備妥藥物。
#領藥時間會再以LINE通知你過來領藥。
#藥師很貼心的說,下次看診可以把第二次跟第三次的慢籤先傳給他們,領藥時間到會提醒我來領藥,就不會錯失領藥的時間。

在2018-1-27慢籤拍照LINE給「71恩典藥局」,第三次慢籤領藥日期限是2018-2-1~2018-2-11,但就馬上就收到「71恩典藥局」回覆說2/1起藥備妥就通知您,領藥當日攜帶健保卡跟你的慢籤。這樣就完成領勒!!

未免也太方便了,就等領藥囉!

領藥前的重點整裡
1.慢籤拍照傳給至「71恩典藥局」的LINE
2.可以把第二次跟第三次的慢籤先傳給他們,避免自己忘記。
3.如果慢籤領藥期限超過一些些,藥局也是可以領藥(藥劑師說的~哈),但還是不要增加藥劑師的麻煩。
4.等藥局回覆通知領藥。
5.領藥當日記得攜帶健保卡及慢性處方籤(全國醫療卡可不用攜帶)。
6.目前全台灣愛滋指定藥局共17間,每間藥局領藥的方式恐有不同,先電話確認過。
7.愛滋病指定醫事機構名單(https://goo.gl/3zbQmL)。

用LINE通知領藥時間
收到藥局LINE通知,選在一個平日的上午實地去恩典藥局,走進藥局只有藥師本人,沒有其他的員工,藥局牆上擺滿各類的藥品,是一個長條狀的室內空間,從大門視線範圍可以看得見藥局裡頭有沒有其他的顧客,環境是隱密的。

藥師本人也很親切,我主動是來拿藥,交出健保卡與慢性處方籤,藥師一邊在作業,我也順便跟藥師聊了一下天,藥局只有兩個工作人員,就是藥師與他太太,偶爾他太太會在,大部分時間都是藥師鎮店。

藥局裡的隱私
畢竟感染者很重視隱私,而且對於感染者擔心在指定藥局領藥會不會被曝光這件事是很重要的,藥師說感染者來領藥預約好時間都會在藥局,如果剛好有其他顧客在,就就會先請感染者稍等一下,因為健保卡要過卡登錄印藥單,大概要一下作業時間,當我在跟藥師聊天,就有顧客進門,藥師也請我在稍等,先處裡該客人的需求後,繼續與我閒聊。

友善會不會成為被異樣的可能
藥師說這地段住著蠻多醫生,我的幾個常客兩個兒子都是醫生,相信大家對於愛滋應該要有一定的認識,在宗教方面,特別的是藥師本身就是義光教會裡的教友,對於同志及感染者是相當友善,閒談的過程中又有第二個顧客進來,我們又停止了聊天,雖然中斷幾次,但其實跟藥師聊天的過程感受到非常親切友善,然後可以讓我問很多直接的問題,也很坦白。

申請初衷與政策建議
對於目前有多少人至藥局領藥,藥師說目前不到五位感染者,然而成為指定藥局沒有利潤,畢竟一家小小的藥局仍是需要一些利潤,才能夠得以生存。

談到了生存,其實應該說是誘因,藥局向健保署登入,藥廠提供藥物,藥局是不會庫存藥物,每個感染者吃的組合都不太相同,例如藥物價格是15000元,健保署會開立15000元的所得單給藥局或藥師,列入藥局或藥師的收入,等於藥價實報實銷,這15000元的所得就會成為藥局或藥師年度所得,感染者來領一張慢性處方籤要賠個幾百元,藥局代墊藥費給藥廠,健保署四個月後在將15000元付款給藥局,這樣的現金流對於一間小藥局算是一個壓力,藥局也是需要收入,所以目前算是以低調方式服務感染者。

藥局給了我不一樣的體驗
從預約過程、進到藥局的環境、藥師對感染者領藥的隱私具有敏感度來看,也許並不是有一個獨立空間(房間)來領藥,但我想就連指定醫院也沒有這種服務,親自走一趟恩典藥局經驗,是相當友善的,很想大力讓感染者知道這項服務,但又想到藥師說的賠本,其實蠻矛盾的,而這後面有很多是疾管署政策面需要聽聽指定藥局所遇到的困境,就像是第一線人員面對感染者的問題向疾管署反應後,都希望主管機關可以有所應對;以恩典藥局的例子,也許讓指定藥局在社區執行,感染者回到自己熟悉的社區,是不是也能消滅感染者的污名,我是這樣子想的吧!總之,恩典藥局讓我感受到溫度,花一個多小時跟藥師閒聊互相交流也很值得。

本文章授權予愛滋權促會刊登

相關愛滋人權議題: 醫療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